程序猿。纷繁迷茫的人生,请伸出一只手,拨云见日。

© Scarlett. W.
Powered by LOFTER

#进击的巨人##艾利#+全员《至月圆之夜未终》3(上)补充部分

無想:

《至月圆之夜未终》3

上(其实算是归在“上”的最后一部分,之前排章节没考虑好就发了,抱歉)

一旦决定,利威尔便不想多待,拖住耶格尔的后领走出酒馆。这个城市在享受工业革命带来的益处同时,也饱尝着科技进步的报复:污浊的街道和砖墙,藏在雾霾里的氯醛气味,湿淋淋的空气和无休无止的阴雨总是容易让人感觉疲惫,脑袋昏昏沉沉。
他们沿着人迹鲜少的小巷走,离大型建筑也要尽可能远——奈尔警官可是随时欢迎请他们去办公室里喝茶。出于某些原因,他们一路都沉默不语,直至走到一堵粘着陈年污迹和油污的餐馆后墙,掘墓人才说起话来,“艾伦。”他在开口之前轻轻咳嗽一下,好像在寻思话头,“……你恨我吗?”
埃尔文把枪塞进他手里时他就觉得于心不忍,更何况他们从来不拿自己人打赌——如果艾伦•耶格尔算是自己人的话。但不管怎么说,他在酒馆的所做所为都不近人情,甚至没考虑过耶格尔的想法,所以他便问了,有点儿沉不住气。
——他会因为这个试探而恨他吗?
耶格尔年轻的脸上掠过一丝惊讶的微光,但瞬间恢复了柔和,“我刚才的确吓了一跳。幸好,您的枪法一流。”
利威尔站在墙边,感觉到一股没来由的疑惑和烦躁不安,“真应该让你看看我射偏的情况。”
“我会死。”耶格尔平静地推断,用他那双琥珀黄色的、深幽且湿润的眼睛看着他——男人也是最近才注意到:只有当男孩踌躇满志时,目光里才会闪现出鎏金色泽,“死亡。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他似乎相当中意这个说法,“史密斯先生不但令人尊敬,而且他的归宿主义论调让我想起某个著名的家庭教师……”
曾经是一座石像,似乎受够了口不能言的沉默,镇墓使者一开口说话便如同受到恩赐一般喋喋不休。但他的神情温和、声线平稳,仿佛与生俱来一般,一个模糊而凌乱的念头闪过利威尔的脑海,“原来你也会……”
死亡。归宿主义或者别的什么。
年轻人露出一个笑容,表情鲜活、愚蠢,真实。“因为您,「艾伦•耶格尔」才复生了呀!”
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麻烦。
掘墓人嘴张开着,这个幼稚可笑的褒奖听起来却很不错,似乎比女王宣读军功还鼓舞人心,然而他的疑惑不安却没有得到缓解。可是少年在微笑,那像极了米迦勒肖像画的脸如此漂亮,鎏金重新显现,把一大早的湿雾驱散了……利威尔看向别处,但又忍不住拉回视线——笨学徒始终低垂眼幕注视着他。
为了不和那双专注的眼睛四目相交,他只好快速拉低他的帽子遮住大半张脸,“要是有身份证该多好!”
收回手臂的动作停了下来——因为耶格尔忽然紧握住他的双手贴住自己的两侧脸颊,“就算您认为我是麻烦,我也爱您。”
天色变亮,阳光一点点穿过厚重的雾气。洒在砾石走道上、洒在石灰墙上,洒在苔藓疯长的木桶上,一如当初那道不容质疑的声音「要有光。」她拨开雾气,照亮了两张脸……
沉寂的早晨,一个疯狂的计划诞生之日。利威尔维持捧着他的脸的动作,“你对爱情了解得太……”他艰难地从脑海里找出一个形容词……
“肤浅。”
他用了些力气挣脱,抽回双手表示确定,“当然,我不是蔑视人权,但你作为人类时间还太少。”
“您想要证明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但你要是能证明是最好不过……”骑兵队长捏了捏眉心又踢了一脚木桶,“见鬼我在说什么!我们要先说一下明天去赫弗诺郡……”
“只要不被您摔出去。”年轻人低语一声便追上前去,一只手从后面搂住他的腰,另一只手扳过他的下巴,凑上了嘴。
男人的句尾被一个吻声取代。惊讶和愤怒的憋气之后,舌尖和嘴唇决定好好享受……不可思议的男孩,真实的稀有物种,对亲吻怀有年轻人特有的好奇和着急——幽暗的小巷里传来轻柔而不规律的喘息,和阁层中的匆忙和克制不同,耶格尔有意地延长了亲昵,尽情地感受着男人的嘴唇、他绷紧的腰肢和他无意识下搂抱的双手——他弯曲膝盖挺起下腹,随着舌尖的推进而磨蹭彼此。
因兴奋而颤抖的手臂交叠在一起:利威尔碰到了腋下的枪套。冷冰冰、硬邦邦,和艾伦的剧烈起伏的胸膛完全不一样,但男人霎时清醒过来,犹如被一双手从深潭中捞了出来——他推开了他的肩膀,宣布中止这个行为,“听着,艾伦……”他一边平复呼吸,一边抚摸着男孩露出帽沿的一小簇发梢,“我们不应该在这事儿上浪费时间。”
没有逻辑和道德的事儿。
烟雾从餐馆的排气口溢出,遮蔽了雕像般的脸孔上,耶格尔用低哑的嗓音重申:
“我爱您。”
利威尔气馁地挥了挥手,叉腰在黑暗处观察他的眼睛,漂亮、生动,灵魂和祝圣的金色光芒,但风平浪静。
他承认自己被吻得神魂颠倒,呼吸困难,甚至得到了生理上的满足,被年轻人一挑逗还差点兴奋起来。但一股说不出的怪异浪潮席卷了他。
不对劲。
掘墓的活计时常伴随着某些奇谈怪论,他对「不对劲」的感知通常分为两种:多数情况下,心理上的猜忌是可笑的,深更半夜的墓地是普通人的禁忌,那是多数异闻邪说的发源之地——如果被这种情绪左右,可对掘墓没好处。但利威尔清楚真正的不对劲该是什么,当复活的尸体从坟墓里爬出来之前,魔鬼会藏在暗处发笑——那是一种浑身冰冷的毛骨悚然,即使看不见也能清楚地从心底预感到危险。
而此刻,他望见的是一片金色的海洋,温暖的气息在涌动,耶格尔的亲吻像一个真正的情人一般柔软细腻……
那个把人分成活人、死人和……爱人的年轻人。
但不对劲,他说不上来,没有任何原因。
“我们得去准备一下。”最后他这么说,强迫自己从那张英俊的脸上移开目光。
脚下,黑猫不停地撕扯他的裤腿。

……

tbc

评论
热度 ( 15 )
  1. Scarlett. W.無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