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纷繁迷茫的人生,请伸出一只手,拨云见日。

© Scarlett. W.
Powered by LOFTER

#进击的巨人##艾利#《关于调查兵团冬季训练项目的情况汇总》上

無想:

《关于调查兵团冬季训练项目的情况汇总》

*其实可以当作《拒献》的番外看……因为是原著向
*本来打算贺圣诞节、贺兵长诞的……但是我输给了拖延症……
*我连NK的生日也赶不上……
*另外,有you know what的里番……(还没写orz)



对军人来说,冬天从来都不是个值得高兴的季节。
气温邹然降低,但晨钟依然准时敲响。很快,集合哨也吹响了:上空飘撒的雪粒子越来越大,落在皮肤上又痒又疼。寒风把军旗刮得呼啦啦地响……广场上,打呵欠形成的白雾此起彼伏,每个人都缩着脖子极力保存着体温,以至于整个队伍看起来都哆哆嗦嗦的——调查兵团的后勤部还没来得及发放冬季装备,第一场雪就降下来了。
“各方面都会成为大问题。”奥鲁欧在做军体操的时候给新兵教授经验,“壁外调查时,除了运送本来的据点物资之外,还要额外运送御寒的煤炭和木柴。这对马车负荷很大,如果地面结冰就非常糟糕,马车很可能会打滑甚至侧翻——遇上巨人过来捕食可就更精彩了!”
发生这种情况时,必然无法借助立体机动装置,下地面推车将会是个生死抉择——104期新兵每个都在训练兵团被罚过推运输车。当然,撒迪斯教官给他们灌输的最多的一条原则便是:想方设法让自己活得更久一点。
因而,怎样在严酷的气候条件下保存体力、保持行动的敏捷,以及保护军用物资成了一个笼罩在每个人心头的阴云——在冬天,墙外调查的存活率该有多少?
这本该是一个富有时代气息的、调查兵团特有的沉重话题,但是立刻被一记毫不掩饰的欢呼声吹得无影无踪——萨沙•布劳斯像一只快乐的鸟儿,她在做跳跃运动的时候喊道:
“快看!雪积起来了!”
人们朝主堡周围望去,果然满眼的银装素裹。树林完全被覆盖了,水槽、花坛、马厩顶棚,还有砖瓦房的屋顶。雪花纷纷扬扬,世界安静又祥和——无论是这里还是三重墙之外。
「去年这个时候,我轮到了休假……」
「啊,奶妈做的热汤……老实说特洛斯特区在新年资源补给方面非常到位。」
「在大战以前的确如此。现在还不如外围的缓冲街——毕竟恢复生产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也是……但即使如此,我还想再回去一趟,安妮还在做月子呢。」
基础热身一结束便听到靠拢的口令。队伍处处是怀念的低语——圣诞节总是令人忍不住想家,但军旅生活通常都不尽如人意。
西冈希纳来的三个孩子沉默不语。
“我想,长官一定非常愿意给我们批假。”为了分散注意力,艾伦•耶格尔决定顺应现在的气温开个玩笑,他不停地搓着手,“因为就算拿到假期,我们哪儿也去不成……”
一有机会便跟在他身边的阿克曼当真了,她连连表示赞同,“因为利威尔就是个十足的官僚,藐视人权的极端主义者……还有,你要围巾吗?”
“不不不,三笠,我只是在开玩笑!”女孩儿说得非常大声,她的青梅竹马连忙捂住她的嘴巴,“何况利威尔兵士长从来没有恶意刁难过下属!虽然他揍起人来是一等一的厉害,但那肯定是气昏了头,顺带一说,我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见识过人类最强靴底的人。”
“艾伦,这不是件值得自豪的事……”每次他们一谈起长官就口无遮拦,阿尔敏紧张地四处张望,抛出一句相对比较中肯的评价作为挽救,“我、我认为,比起其他军团,我们的长官都非常体贴下属……”
噗————
一坨雪球正中让•基尔希斯坦的脑门——他刚想加入(有三笠的)对话。阿尔敏倒退三步,眼睁睁看着他朝后仰倒躺平在地上。广场上立刻鸦雀无声,惊呆了的人们顺着雪球方向望去:高台上的韩吉分队长拍了拍手,脸上尽是惋惜,“我本来瞄准的是阿诺德来着……”
——本来应该中雪球的阿尔敏在心里默默地收回刚才那句评价。
“基尔希斯坦,别装死,绕城堡去跑一圈。”撒加利亚斯分队长说。
“为什么啊?!”面红耳赤,还被砸了一脸雪渣子的104期第六名跳了起来。
韩吉微微笑,推了推镜框,“五圈。”
基尔希斯坦拔腿就跑。
“很好,遵守游戏规则才是个好士兵!”女人非常满意。她开始讲解兵团历来的传统(通常都是临时起意):每年第一场雪的时候,全兵团要参加一次游戏。规则非常简单——调查兵团总是奖惩分明——被雪球砸到一次,罚绕城堡跑一圈。所有新兵强制参加,不能离开广场,而且禁止使用立体机动装置——为了节省气体。
“为什么把病态的惩罚美化成游戏?!”即使从新兵营开始就不对盘,耶格尔也忍不住为基尔希斯坦打抱不平,他头脑一混就管不住嘴巴,“啊啊,官僚主义!”
“艾伦……”阿尔敏拼命地踩他靴子。
“藐视新兵人权!”耶格尔一开始就怎么也停不下来。他的发小捂住了脸,无能为力地目睹兵士长走下高台。
“还有,为什么军官都可以装备立体机动?”小演说家对着高台上砸得不亦乐乎的人们指手画脚,“这是什么?「必要消耗」?”
“和「有关部门」一样无凭可考……”阿尔敏有气无力地回答,他放弃了提醒他利威尔已经站到他旁边。
“艾伦。”
“我拒绝参加这种不平等的游戏。”大男孩握紧拳头目视前方。
“艾伦。”
“当然,如果可以,我倒是很愿意砸利威……”
“艾伦•耶格尔!”
“是的,长官!”一个标准的捶胸礼,目不斜视,下巴收紧,嘴巴——喋喋不休的收音机终于关上了。
雪花落在男人的发梢上,他的面部表情竟有些柔和。年轻人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双颊微微发红——低温所致。
“向后转。”利威尔命令道。
“是。”
看来是得陪着让一起欣赏城堡了,和浪漫完全沾不上边的圣诞节,糟糕透顶!为什么非得是让!——耶格尔思忖着,靴跟碾了碾地面,背过身去——
趁他笔挺挺地背朝自己的一瞬间,利威尔迅速把冻得通红的手伸进了他的后领。

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从露丝墙内的特洛斯特郊区传到了西冈希纳。

tbc

评论
热度 ( 34 )
  1. 墨璃無想 转载了此文字
  2. Scarlett. W.無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