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纷繁迷茫的人生,请伸出一只手,拨云见日。

© Scarlett. W.
Powered by LOFTER

【转载】【暗物质讲堂】 第五讲 迟卉之写作漫谈

转载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b31f840100eo3y.html

【暗物质讲堂】第五讲

迟卉之写作漫谈

 

主讲者:迟卉

时间:2009年9月5日

 

迟卉的博客:http://chihui.blogbus.com/

写在前面:她,是资深科幻作家迟卉;她,是认真负责的小雪姐姐;她,是奇幻作家黑小猫……没错,这位有着多重身份的神秘来宾就是本期主讲者迟卉。然迟卉近日身有小恙,虽没有准备讲稿,但仍带病坚持讲座,精神可嘉,值得学习。这次讲座的内容是小泠整理的,鉴于内容庞杂,难免疏漏,还望众群友海涵,有问题请及时提出。

 

写作靠的是天赋还是努力?

 

吴迪:写作是不是天赋很重要?天赋是不是起到决定性的作用。那什么题目读者可以接受呢?

Lalunasun编辑不是可以帮着改题目么?

迟卉:

    每一篇稿子都是梦想。但是当梦想摆上台面的时候……你必须从不同的人的不同的梦想中取舍。

啊,天赋。天赋是一个很有趣的词儿。我妈曾经表示我很有读书的天赋,很有考试的天赋,很有……我现在认为除了天生体弱多病这个该死的“天赋”之外我并没有什么天分。

    但是,“天道酬勤”却也并不准确。

    我曾经收到过一箱稿件。一个人,一辈子,就写了这么一篇小说, 很遗憾,它无法被发表。

伴月听岚:恩 爱因斯坦说 那百分之一恰恰是最重要的

Lalunasun:传说中的1%灵感+99%汗水__爱迪生

吴迪:就是努力就有收获。。

吳鉤:巧勤者得天助,拙勤者碰鼻灰

糖:``````就是上天眷顾肯努力的人

迟卉:

    怎么说呢,我们曾经被教育说,努力是通往目标的唯一途径,当然,你们心里都隐约觉得,这是错误的。

    有些时候,我们相信勤奋。有些时候,我们相信天赋,有些时候——当你被命运摆布身不由己的时候,你甚至相信神灵。

    但其实,无他,脚踏实地向前走,仅此而已。

    你必须承认你所处的现实,你也必须意识到你想要达到的目的。你必须睁开眼睛看到周围的一切——丑恶的和好的都必须看到,你必须意识到,有些人确实依靠其父母、关系、金钱,来爬到比你更高的地方。而有些人确实拥有你几乎无法拥有的天分。

    是的,你得承认这些,就像我承认我将一生和自己的慢性病作战,或者像我的朋友那样,承认他永远也不可能像正常人一样自然的待人处事,或者像我的一个作者,坦诚的承认,他永远不可能拥有柳文扬那样的灵气。

    我们必须直面现实,然后找出一条抵达自己目的的道路。它可能是曲折的,可能是有往复的,甚至——可能是肮脏和污秽的,可耻的和残忍的……

    但是如果你觉得它值得,那么你就只能走下去。或者,站在路边,看着别人走过去而哀叹不已。

﹏望予:咱是属于哀叹和被哀叹的对象……

吳鉤:这不止是在讲写作啊朋友们

生活就是这样。境由心生,作文如作人,如是而已。

迟卉:最近矩阵有一个“笨小孩笨”先生。他写了7年,一部小说,被退稿,愤愤不已。怎么说呢……他让我觉得可敬而又可悲。

辛昕:天地不仁,,,,非愤青的理解

伴月听岚:天地不仁 是很感性的说法。其实能写出来蛮好

Lalunasun功利性的写作,像巴尔扎克那样,也不是谁都能干的。。。

吳鉤:也就是说,如果你没有勇气接受你面前这条路上的艰难险阻没有耐心对待你将要经历的种种高峰低谷那么,请重新选择

羽儿:那条道都是一样啊…… 哪条道都有什么高峰低谷,只是个人喜欢的攀岩口味不一样……

蓝光蝶弈:不光是这样,迟卉的意思是综合的,你得认清自己再选对路
辛昕:曾国藩说过一句话 但求耕耘,莫问收获
﹏望予:付出一定会有收获,就是付出的多一点罢了。如果不是作者的料就不要写作了。。。。。呵呵 ,应该是 就是取决于付出的多少罢了
吳鉤:天道酬巧勤,一味蛮干是钻牛角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潜力,要合理挖掘 。
迟卉:

    人大抵如此。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人类是一种社会性动物,而写作,则是社会性极强的一种行为。你无法否认,即使你的文字完全从你的心头流淌出来,但是,它只有被阅读,才会对你之外的人有意义。
    说那个七年磨一退稿的人可敬,是因为他有一种坚韧不拔的毅力。说那个人可悲,是因为他把这毅力用错了地方。
    人生一世,除死无大事。但是每一个人都希望让自己的“生活”更有意义。问题在于,“意义”永远不是一个可以自己赋予自己的东西。从来都不是,一个印度人苦行修炼三十年,然后寂寂无名死在深山里,留下一堆骸骨——他的这个行为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当你知道了他的故事,你肃然起敬的时候,“意义”才由你的思想赋予这个已经死去数百年的灵魂。
    “写作”本质上来说,是一个追求意义的过程,你书写,你呼喊,你描述,你歌唱——被人读到、听到、看到、见到——而后才有了意义。
    但是很多人会走入一个可悲而又苦涩的误区。他们足够勤奋,足够有韧性,甚至——有足够的天分!
    但是他们顽固的相信,自己可以赋予自己的作品以意义。
    你看,我并不是说要你们去询问读者:我该写什么,我该怎么写,那会陷入另一个极端。
    写作的意义,在于创造出你写的东西,然后,去寻找那些能够读懂它的人。
吳鉤:比如我,我就不会写科幻,所以我也不写,不过据说我适合当编辑。
爱乐:真的很可笑,知道么,逃走更需要勇气,比留下更需要勇气。钢窟在坍塌,而我们试图用双手把它支撑起来。

吴迪:毫无疑问,,迟卉姐姐是个优秀的编辑

迟卉:不过我觉得我还不会挂掉,如果我这么早就挂掉了,我没法原谅我自己

 

有关杂志社的审稿

 

吳鉤:比如你们审稿时要求什么

迟卉

    创作和看病差不多,要对症下药呢。投稿须知:写,投稿,等待,等待的时候继续写,写完了继续投稿和等待。Nomore如果你的头脑仍然余裕,可以思考一下你写的东西,或者你想写的东西。

愚者:那个,我受托 。向编辑大人提交点问题

“忘海:如果有编辑在,我提个小小的意见哈。今年第8期《科幻世界》上,中间彩页部分‘惊奇档案’栏目有篇文章叫《未来的昆虫》,里面也介绍了蜘蛛以及蛛丝,但蜘蛛并非昆虫哈。如果回避不掉蜘蛛的话,是否该把标题改一下?”

迟卉:

    我们考虑过这一点,蜘蛛并不属于昆虫纲,但是在常识上,你一般会把蜘蛛叫做“可恶的虫子”,也就是说,我们采用通俗的看法而不是科学分类法。这是考虑到读者的接受程度的。

    每一天,每一星期,每一个月,每一年,都有很多很多的作者。他们投出很多很多的稿件。有些稿件,看上去令人惊叹不已,神魂颠倒,雷声滚滚,呕吐不休……比如《齐天大圣的宇宙歌剧》《霹雳无敌宇宙变形金刚》···比如《爱你一万年》……

吴迪:果然雷声滚滚

迟卉:

    哦,上面这个是抄袭柳文扬的。

    你看,我们首先会把这些“读者明显接受不能”的稿件挑出去,无论作者在这上面花费了多少心力,也不管他本人对这个稿子的期待有多高……编辑其实是一个很残忍的职业,你必须承认,有些稿件并不真的可以被使用——你还必须承认,这个作者笔下的东西很难有改头换面的一天。

    说一说编辑的日常工作。每天早上来到单位,打开foxmail,收信。因为收信的时候网络很卡,所以这个时间一般用来吃早餐。然后是处理电子邮件,幻迷的来信,各种公务函件——包括广告交换、政治审查批复、会议通知……然后从数百封垃圾邮件里挑出那些投稿转入另一个文件夹。

    有一个有趣的笑话如下:

                       小雪,你是怎么把那些垃圾邮件清除出去的?

                       回答:我把收件箱改成垃圾邮件箱,稿件另外开文件夹。

    这个没办法,因为是公开在杂志上的邮箱。垃圾邮件总会很多。接下来的时间大概是看稿件,没有固定的数量,如果遇到20w字的长篇投稿,可能一个上午就在处理这一篇了。如果是短篇,那么在20-30篇不等。

暗号:长篇的多么

迟卉

    大概一星期总有三四个长篇。

    不过我曾经有过5min枪毙20w字的历史。因为对方写了20w字的xx功宣传。我5min之后直接报警……经常会有怪事,有趣的事和滑稽的事情,但是并不非常常见,日常工作還是比较枯燥的。

FOB-星夜梦想:呃,我想问一下.在科幻世界工作收入高不高呀

迟卉:收入……啊,按规定我是不能說的。不过嘛。社保之类比较齐全,但是工资本身不高。一般来说暑假实习是无薪酬的。需要学校的介绍信。

Lalunasun对红是什么?

愚者:凡是不确定的或者可能有错的 要红字标注

迟卉:对红,就是比较校对前后的文字,看是否有修改错漏。

 

科幻之于爱情和“小雪说文”剧透

 

羽儿:小雪姐,97.5%言情的科幻还是科幻么?

迟卉:绿火星里写了很多言情。请参考《闪光的生命》,谁敢说它不是科幻

迟卉

    科幻和言情是一个很头痛的问题,很多读者在网上表现出“不喜欢言情科幻”的态度,但事实上他们拿起口袋书看得也挺欢。“读者意见”其实很难参考——你是参考网络上的声音?还是参考写信来的读者的声音?还是参考评论家的声音?很多时候这三方是相左的,而且差距很大。

    色情科幻。前几天我们刚刚退掉了一个,文字很好,就是通不過政治审查。言情有很多不错的作品,当然我自己很少对言情发表评论——作为一个没谈过恋爱的家伙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

羽儿:我也没恋爱过~!但是我会写……

迟卉:

    嗯……我仍然不建议你们写自己不了解的东西。

    举个例子,前几天正好有两篇稿件到我手里,都是写的在伦敦发生的故事。一篇是初一学生写的,一篇是一个大学生写的。两人都沒去過伦敦,这点你可以肯定,但是你可以看出来他们之间的差别。因为初一的那个孩子没办法像那个大学生一样,查阅大量关于伦敦的资料,了解伦敦的方言,风俗,建筑,景色……你未必要身临其境,但是你最好知道得足够多。因为读者打开你的作品的时候,他是带着一个期待的。一个希望你把他带入你的世界的期待。问一问你自己,哪怕你只是要写一个太空站的一间舱室里发生的故事,那么你闭上眼睛的时候,能看到这个太空站么

吴迪:可是,身边的东西,又太过平淡。。这需要作者的创造力

迟卉:

    我去找一找我在小雪说文里的段落——啊呀,是10月的。你么可以先睹为快了、

 

小雪说文:关于世界(之二)

 

    这是我们第二次提到“世界”这个词,上一次小雪在说文中谈了关于世界的自洽,而这一次,我想要谈谈文章中的世界本身。

   当然,我们不可能用一篇几千字的短文来勾勒整个世界,就像你没法真的将一座须弥山塞入一颗芥子。但是很多时候,你需要一个世界来丰满你故事的背景,勾勒你人物的走向,深化你的故事的主题……你希望你至少可以制造一个“舞台背景”,以避免你的人物在一片空白中游走。

   但是,该怎么作呢?

   有些作者采用了下面这种手法:他刻意安排一个场景,借某个神秘的角色之口交代世界的一鳞半爪,然后就那么悬在那里,读者仿佛一脚踩进了一个坑,而且是没有底的——几乎可以预见你不可能在这个故事里看到一个完整的世界,偏偏作者又丢出一些碎片来挠抓你。于是读者觉得难受极了,几近恼火。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很简单,在这种手法里表达出来的,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令读者感同身受的“世界”,而是一个“世界的虚像”,它并不完整,也并不清晰,只是作者随手扯出来的一个组织,一座突兀的建筑,一片大陆,或者一个传说……作者并没有真正准备好一个世界,用来完整自己的构思,也给读者一个合适的表达。

   可是,你或许会这样反驳我:我们不可能用那么多的精力去构架整个世界,也不可能用那么多的精力去为一篇几千字的短文来构架一个庞大的世界,包括它的气候、民族、风情、语言、习惯……它们百分之九十九都永远不会被用在写作里。

   是的,当然,的确如此,构架一整个完整的世界并不现实,事实上也不太可能。但是我们必须寻找一个合适的方式,来让你的故事背景显得真实,来让你的文章看起来真的发生在某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里。——你有没有经历过一场大雾?那种非常浓密的雾气,在雾气里行走,远处的景色一片模糊苍白,但是近处的行人、街道、树木和建筑仍然清晰可见。

   你可以模仿这种大雾天气来构架你的世界,想好你的故事,圈定它发生的范围,设定故事进行的场景,细化每一个在你人物眼中、耳中、所见所闻所感的细节,设计它们,规划它们,让它们变得合理而又真实。另一方面,那些在“雾气深处”,也就是离你的故事更远的背景部分,只勾勒一个淡淡的隐约的轮廓。这样你就有了一个世界,你可以在这个世界里展开你的故事,从容,而且足够真实。

   当然,仍然要提醒一句,“世界”非常重要,但是你必须挑选合适的细节而不是把所有的背景都堆砌成文字丢上舞台,从一颗露珠折射出一个天堂,这才是“世界”在你的文章中的意义所在。

 

吳鉤:“当然,仍然要提醒一句,‘世界’非常重要,但是你必须挑选合适的细节而不是把所有的背景都堆砌成文字丢上舞台,从一颗露珠折射出一个天堂,这才是‘世界’在你的文章中的意义所在。”

这点很多人都不了解,大段文字去写设定,反而忽视了故事本身。

 

关于细节、情节设定、篇幅、内敛含蓄等问题         

 

愚者:恩细节才是王道

迟卉:

    细节,细节有时候很有用,有时候狠抓狂。我曾经退过一篇稿子。他的细节很到位,很美,很精致,全面的展示了那个世界,而这个世界里,“人”不见了。不要相信大纲。大纲是留给长篇的。而长篇来说,打时间卡更好,比大纲更有效。

﹏望予:一些文章写不下去,然而听从别人的意见写大纲的时候,连开头都写不下去了,怎么办的说……那对于写不下去的文章是应该硬着头皮继续写还是放起来?

迟卉

    嗯,我们先来说短篇。短篇的话,你应该捕捉你的灵感和你的故事,然后尽快把它们写下来。但是有些时候,你会发现它们超出了你能驾驭的范围,涉及到了你不了解的领域,这种时候你应该停下来去收集更多的资料。除此之外的任何情况,你都最好把它写完。

﹏望予:可是死活都写不下去了啊啊啊啊啊

迟卉:你或许需要更多的资料 更多的阅读和更多的灵感 ,《虫巢》前后用了三年断断续续完成。

爱乐:我的情节设定不了怎么办呢?

迟卉:

    这不是一个你应该拿来问编辑的问题。情节——情节是人物的行动,是矛盾的冲击和你想要表达的东西的体现——如果你没有给你的人物动力,没有给它们欲望,没有给他们冲突和变化,情节是不会冒出来的。

小泠:有时候有一个好的技术点子 却找不到合适的情节依托

迟卉:好的技术点子找不到情节是很常见的问题。你只能等待,别无选择。我现在手头未完成的和无法变成故事的点子也有三十四个了吧。

小泠:等待灵感?

迟卉

    有些时候你确实没办法着急,只能等时间给你新的灵感。但是,我仍然要提醒你们。

有些时候还是要迎难而上,毕竟坐在原地是没法成长的。这里面需要……一点智慧,判断那些是你需要等待的。哪些是你需要挑战的

FOB-星夜梦想:要一直想下去,迟早会豁然开朗的

吴迪:没错。。从量变到质变。。

迟卉

    问题:新手短篇的篇幅大概多少比较合适?

    答:我不会随意建议篇幅。当然,以发表为目的的话。1w左右最合适

﹏望予:那么,内敛和含蓄怎么区分

Lalunasun:但是内敛的人你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迟卉

    这个不太容易解释……因为“内敛”和“含蓄”的文风几乎不可能在科幻世界上看到。含蓄,仍然想要说出来,只是换了个方式

    内敛,有些像是哑剧。他并不真的想说什么,也并不真的指望你能看懂。

老艾:就是大部分人看了会说装13的那种文吧……

迟卉

    装13 这是个很有趣的词。我们一般说装逼,战斗逼,傻逼。当然这是三种类型……战斗逼请参考轮子。傻逼是一个随地丢的称呼你随时可以说别人是傻逼,但是在别人的标准上,没准儿你也是傻逼。装逼,这是一个很微妙的说法。        

Lalunasun:我们还说一个词——二逼 。就说这个人既二又逼。

迟卉:首先,对方“装”起来了。膨胀起来了,表现出他本来没有的,或者作出“装逼”这个评价的人没有的一种状态。而这津乐道了很久的词,“活二五”

Lalunasun、老艾:不懂 

迟卉:“活生生的二百五” 的缩写

 

关于文章的修改,文字处理、写作偏见等等

 

﹏望予:小雪姐您的文章一般要修改几次才会给别人看?像我这种的新手是不是应该改更多次?

小泠:改的话应该朝什么样的方向改?

迟卉:

    很多时候我一气呵成,然后只修改字句和用词。长篇的话,现在的《卡勒米安墓场》也不过是第二稿。说起来,我的短篇投稿几乎是从来不改,被退了也不改。绝不修改它的构架、人物和主要情节。因为基本上经验来说越改越糟。因为短篇没有那么大的余地让你回旋、修改和订补。

吳鉤:只动细节,对吗?

迟卉:对,只处理文字和细节

吳鉤:我对自己写的东西大多都不满意,第一时间自我推倒……这怎么办啊

迟卉

    写作这个东西,因人而异得。不过呢。我还是想说——对自己的作品不满是正常得。但是固执的在一篇稿件上多次推倒重来,不如写新的稿件更——划算。有些时候,承认自己的这一篇稿件“只能到此为止”。也是需要理智和勇气的。

老艾:构思也可以推,一篇是很多构思的集合

吳鉤:构思如果涉及技术,错了当然可以改,但故事的整体框架最好不要动吧

老艾:不能一概而论,有时候故事可以推翻,只保留技术内核啊

吳鉤:当然,我也是说大部分情况

老艾:对的 ,情节不能表达主题,就全部推翻,要勇于推翻~勇于推到~

吳鉤:如果你的文章已经写成,把故事推翻,只保留内核,那不等于重新写了一篇吗

老艾:可以这样说咯~

迟卉

    最常见的关于写作的偏见,有3个:

1、科幻世界是发表的准绳。。

2、新手和老手的区别在于发表

3、我们永远可以写出比之前更好的故事。

    这三个观点都是错误的……当然……也都是非常常见的

吳鉤:我们永远可以写出比之前更好的故事——这个从逻辑上都说不通

老艾:为啥逻辑上说不通,没有最好 只有更好啊

愚者:因为没有标准,你觉得好的 我未必觉得好

迟卉:

    描写本身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它和你的主题、你的故事、你的内容、你的选材密切相关。只有在一篇文章中最合适的描写,而没有一个特定的关于描写的标准。

老艾:尝试把自己当自己的读者  觉得那段比较闹心  就删掉~

爱乐:不舍得删除怎么办啊?

小泠:有时候有一段很满意的描写 然后搁文章里咋看咋觉得碍事儿……
迟卉:你是为了文章而描写,不是为了描写而文章。

吳鉤:迟卉姐,我也问个问题吧,怎么处理编辑和作者间对同一篇文章理解上的矛盾
迟卉

    这个问题可以有一百个答案。但是一般来说,总会有一方在交谈中妥协,或者双方达成理解,然后找到大家都满意的方式。某些拒绝交谈的家伙那就没办法了……

吳鉤:迟卉姐,我发现对设定,作者更固执己见,而编辑更顾及读者(这是与唐风和大刘做一次设定时发现的)。

迟卉:恶俗——这个大帽子扣起来很容易。但是你可以用另一个词语来解读“恶俗”这个词:“被普通的大众喜闻乐见”。

 

 

﹏望予:如何能做到写作内容大气?
迟卉:我知道如何在作品中——喘——大——气——但是……“文风大气”更接近一种天分,而不是一种技巧。

吴迪:大气不简单的是大场面。。应该是一种举重若轻。。

﹏望予:写作的时候总是会冒出来“这个桥段XX用过”,(我不是在抄袭)我应该要纯原创还是借鉴一点?
迟卉

    这其实是很常见的状况,很多作者都会遇到这样的状况。你要作的是寻找这个片段里你真正中意的“灵魂”,然后用自己的手法重新表达一次。

老艾:借鉴完了之后你会发现你写的和借鉴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迟卉:还有,你当学会直面恐惧。恐惧是存在的。

吳鉤:这是圣经福音书的口吻哦

老艾:这是鲁迅的口吻哦

迟卉:

    承认自己生病的恐惧,承认自己这一篇不如之前的作品的恐惧,承认死亡的恐惧,承认对命运无能为力的恐惧……如果你永远只是逃开恐惧,你不去承认这恐惧的存在,你就没法战胜他们。

小泠:据说最好不要写超过自己阅历的东西?
吳鉤:如果你文字的驾驭能力和你搜集处理资料的能力不强的话
最好就别写

老艾:比如写外国的,你多扯点外国的风俗什么的,别人就以为你有阅历了

迟卉:

    永远不要把读者当傻子。但是也不要把读者当圣人。他们不过是和你一样的人。平等的注视他们,给他们讲你的故事,就可以了

吳鉤:老艾,读者读文章时最直观的感受是 阅读的快感。如果细节上有问题,语感稍微好点的人一读就能读出愚者来。比如说铗子的《屠龙之技》(铗子原谅我),他的细节影响到了读者的阅读快感,所以才会被拍砖

愚者:我有严重的同感  他恨不得在后面加附录说明

迟卉:我有点累了。今晚就到这里好么

伴月听岚:迟卉慢走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