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猴子

© Scarlett W
Powered by LOFTER

夜间杂记

恍然一回首,已经二十四。

两轮了,我明白了一些东西,依然有更多尚待发掘。

比如,想起了,大一刚入学的时候,满怀对恋爱的憧憬,迅速地陷入对别人的妄想中,一个接一个,直到意识到对方并没有动心。

在这个过程中,我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人。现在想来,他们都要比我更能认清现实。我只是被一些不现实的故事洗脑、又高估自己的魅力的蠢人,无怪乎会喜欢上不会喜欢我的人,又因此多少次躺在床上掉眼泪。

徒增笑耳。

比如,我很固执,在某些时候会做出不可思议的事情。

再比如,我缺乏责任心。

先写到这里,经历了低谷,人总是会发明出来一些意想不到的方法来安慰自己。比如,一旦将自己作为个体的喜怒哀乐放在人类历史长河中,情感就被稀释了。自己面对的问题似乎没有那么可怕,毕竟黑死病在欧洲肆虐的时候,那时候的欧洲猴子找谁说理去啊。

评论